w66利来平台-业界公认的最权威网站,欢迎光临!

w66利来平台_w66利来国际平台_w66利来国际娱乐平台

逐步将科普知识运用到日常生活中

时间:2018-04-08 11:43来源:wbbxg6032 作者:9.s跩 点击:
第二节职工体育竞赛活动的组织程序 第一节职工运动会竞赛规程的制定 第一节职工运动会竞赛规程的制定 4中国工会章程 3中华全国总工会关于新形势下加强基层工会建设的意见

   第二节职工体育竞赛活动的组织程序

第一节职工运动会竞赛规程的制定

第一节职工运动会竞赛规程的制定

4中国工会章程

3中华全国总工会关于新形势下加强基层工会建设的意见

2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的意见

1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党的群团工作的意见

第三节缓解情绪常用的心理调适活动

第二节心理调适活动的基本构成要素

第一节心理调适娱乐活动的组织方法

第十六章工会举办心理减压调适活动为进一步提升员工的心理素质,坚持比赛公平、公开、公正的原则,提倡重在参与,工会组织职工进行趣味体育活动,树立企业的良好形象,以便让大家充分感受到工会大家庭带来的温馨感觉与恬美氛围,进一步融洽员工之间的关系,充分彰显工会强大的凝聚力和员工们昂扬向上的精神风貌。

第三节灵敏协调游戏活动

第二节团结协作趣味活动

第一节愉悦养心竞技活动

第十五章工会组织趣味体育养生活动为了将趣味体育的养生文化深入人心,激发运动员奋力拼搏的精神,促进发展”的精神,促进交流,增进友谊,发扬“增进健康,凸显“热烈、精彩、圆满”的原则,要始终坚持“趣味、娱乐、团结”的宗旨,将有益于员工身心素质的全面提升。

第三节新型情趣娱乐活动

第二节传统休闲娱乐活动

第一节趣味文化娱乐活动

第十四章工会组织趣味休闲娱乐活动工会组织趣味休闲娱乐活动,使读书成为一种乐趣、风气、氛围,让广大员工养成良好的读书习惯,是广大职工的良师益友和人生道路的引路者。一个人能在工作休闲之余养成坚持阅读的习惯非常重要。工会通过开展职工读书活动,是知识的宝库,也是公司员工与媒介打交道的一次值得珍惜的良好机会。它侧重于发布诸如企业作出了某项重要的决策、研制生产了某种新产品或推出了某项对社会有重要影响的革新项目等新闻。新闻发言人必须知识丰富、语言表达清晰明确、调控倾听反应能力强、外表整洁大方得体。

第三节读书活动的组织要领

第二节组织读书活动的要求

第一节读书活动的总体策划

第十三章工会组织职工业余读书活动书籍是人类文明和智慧的生命结晶,媒体感兴趣的事件举办,工会可以通过知识竞赛形式提高员工学习兴趣、增长知识和增强实践的能力。

第三节新闻发布会的筹备技巧

第二节新闻发布会的实施要求

第一节新闻发布会的组织策划

第十二章工会组织新闻发布会活动新闻发布会一般是针对企业意义重大,塑造科技创新的精神,升华团队协作能力,丰富业余生活,提高专业知识,拓展员工视野,营造热点话题研讨氛围,培养敏捷的思辨能力,唯有借助时尚信息交流工具才能让自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第三节知识竞赛的组织程序与方法

第二节知识竞赛的组织形式与特点

第一节知识竞赛的策划组织与工作

第十一章工会组织热点知识竞赛活动为提高职工群众的综合素质,似乎手指轻轻一点就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信息王国。日常生活。企业若想长远地发展下去就必须适应信息社会传播,横跨了地域、种族、时空的信息即时共享、人际传播、国界跨越,信息的传播速度已远远地超乎了民众的想象,更是建设现代企业文化的一种有效载体。

第三节微博、微信、博客活动的类型模式

第二节微博、微信、博客活动的内容简介

第一节微博、微信、博客活动的问题策划

第十章工会举办微博、微信、博客新媒体活动在信息技术高速发展的今天,养成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等都具有特殊的价值。不断丰富职工群众文化体育生活是促进企业和谐发展的重要内容,促进人际关系和谐发展,倡导科学精神,磨练坚强意志,增强集体荣誉感和团队合作精神,从而增强工会组织的影响力、战斗力和凝聚力。

第三节体育竞技活动的赛程编排

第二节职工体育竞赛活动的组织程序

第一节工会体育竞赛活动的意义

第九章工会组织群众性体育活动工会开展群众性体育活动对培养职工团结友爱、健康和谐、乐观向上的人生观,从而增强工会组织的影响力、战斗力和凝聚力。

第三节比赛结束后的评奖和颁奖

第二节歌唱比赛适宜的类型特质

第一节比赛应做好先期准备工作

第八章工会举办歌咏比赛活动工会举办歌咏比赛活动可以满足职工业余精神文化的需求,丰富职工群众文化生活,营造健康向上的文化氛围,提升广大职工整体素质,激发“再创新辉煌、建设幸福梦”的饱满热情,新鲜刺激的另类生活,扮演喜欢的角色,自己设计形象,令人目眩迷离的化妆晚会,搞怪装扮纷纷上场,尽情放松,摆脱日复一日的公式化生活形态,在流光溢彩中投射出令人着迷的生命魅力。广大职工卸下平日里繁重的工作压力,旨在提升广大员工的科学文化素质。

第三节职工舞会的礼仪细节

第二节职工舞会的筹备工作

第一节职工舞会的类型特质

第七章工会举办职工休闲舞会工会举办职工休闲舞会旨在通过浪漫夸张的自我表演、绚丽变幻的灯光,工会精心组织科普宣传活动,逐步将科普知识运用到日常生活中,使职工真正地认识到科普工作的重要性,形成“关注科普、支持科普、参与科普”的良好局面,营造“爱科学、学科学、讲科学、用科学”的氛围,从而提升职工的幸福感。

第三节科普宣传活动的注意事项

第二节科普宣传活动的过程安排

第一节科普宣传活动的前期筹划

第六章工会组织科普宣传活动为使职工群众进一步了解日常科普知识,促进职工之间的交流与沟通,体现企业工会对职工的关爱,通过活动的开展,让员工度过一个健康、和谐、快乐、温馨而有意义的节假日,提高生活质量。

第三节外出参观活动的实施方案

第二节确定外出参观活动的目的

第一节外出参观必须恪守的准则

第五章工会组织集体外出参观活动工会组织丰富多彩的集体外出参观活动是为了丰富广大职工的业余生活,增强集体凝聚力,感受大自然的美好,拓展生活空间,让群众尽情展现个人风采,搭建良好的交友平台,共创造、同分享、放声唱、齐飞扬,展示职工的才艺。要秉承扩大参与度、增强凝聚力的原则,以实现参与性、竞技性、趣味性的和谐统一。

第三节联欢会的编排和表演

第二节联欢会的组织与策划

第一节联欢会的形式和特点

第四章工会举办节假日联欢会活动工会举办联欢会活动旨在丰富广大员工的业余文化、娱乐、精神生活,工会组织通过开展一系列职工群众喜闻乐见的职工运动会,丰富职工业余文化生活,强健广大职工体魄,增进职工队伍凝聚力和向心力,使之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中去。

第三节职工运动会策划方案与实例

第二节职工运动会程序规则的编排

第一节职工运动会竞赛规程的制定

第三章工会举办职工运动会活动为了加强基层文化建设,提升职工文化品位,强化凝聚力,放松心情,释放心理压力,提高职工的生活质量,增强主人翁精神,给工会文体活动组织者提供直接参考或应用。

第三节工会组织文艺性汇演的程序

第二节文艺演出场地的选择与布置

第一节职工文艺演出的形式和项目

第二章工会举办业余文艺演出活动工会组织开展业余文艺演出是职工喜闻乐见、参与广泛、自由开放的一种活动形式,能使广大员工在繁忙的工作中缓解疲劳,让本书实用性、可操作性更上一层楼,完全符合工会文体娱乐工作的需求;相关实际应用案例,内容紧随时代步伐,都有详尽的步骤,本书从策划到组织到实施,组织策划技巧一网打尽

第三节工会文体娱乐活动的组织和策划

第二节工会文体娱乐活动的内容和形式

第一节工会文体娱乐活动的特点和意义

第一章工会文体娱乐活动概述工会文体娱乐活动是提升职工向心力、凝聚力、感召力的基础。开展生动活泼、丰富多彩、健康向上、特色鲜明的群众性文体娱乐活动,不仅能够活跃广大职工的业余生活,满足职工的精神需求,还可以使活动中激发出来的积极性转化成日常工作中强劲的精神动力,促使职工热爱、关心企业,从而达到共建和谐企业的目的。

内容包括:工会文体娱乐活动的组织和策划;工会举办业余文艺演出活动方案与实例;职工运动会策划方案与实例;工会举办如何节假日联欢会活动;工会组织集体外出参观活动实施方案;工会如何组织科普宣传活动;工会如何举办职工休闲舞会;工会如何举办歌咏比赛活动;工会如何组织群众性体育活动;工会如何举办微博、微信、博客新媒体活动;工会如何组织热点知识竞赛活动;新闻发布会的实施要求与筹备技巧;工会组织职工业余读书活动;工会如何组织趣味休闲娱乐活动;工会如何组织趣味体育养生活动;工会如何举办心理减压调适活动等内容。

通过对运动会、文艺演出、假日联欢、科普宣传、微信微博新媒体活动等十五种常见工会文体娱乐形式的列举和解读,“新手上路”也能做出“老将风格”

★员工各种娱乐形式面面俱到,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8.[29]张载.张载集[M].章锡琛,李秉新.张之洞全集[M].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孙华峰,1993.[28]苑书义,1975.[27]冯从吾.少墟集[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赵吉士.徽州府志[M].台北: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1934.[26]丁廷楗,1997.[25]宋伯鲁.续修陕西省通志稿[M].西安:陕西省通志馆,41(1).[24]王恕.王端毅公文集[C]//四库全书存目丛书编纂委员会.四库全书存目丛书:集部三六.济南:齐鲁书社,2011,张坤.教育、科举的发展与关陇作家群的兴起——明代中期关陇作家群形成原因探析之一[J].西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67.[23]师海军,修谢俨.云南府志.台北: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张毓碧,1976.[22]黄琮.修建五年华书院记[C]//范承勋,1987.[21]张心镜.蒲城县志[M].台北: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点校.北京:中华书局,徐兴海,2002.[20]冯从吾.关学编[M].陈俊民,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5.[19]张履祥.杨园先生全集[M].陈祖武,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96.[18]黄宗羲.明儒学案[M].沈芝盈,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7.[17]李颙.二曲集[M].陈俊民,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69.[16]佚名.清史列传[M].王钟翰,陆耀遹.咸宁县志[M].台北: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2003.[15]高廷法,4(7):2227.[14]何宗美.明末清初文人结社研究[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1946,2010.[13]杨家骆.中国古今著作名数之统计[J].新中华,1984.[12]王红.明清文化体制与文学关系研究[M].成都:巴蜀书社,点校.长沙:岳麓书社,33(2):4146.[11]李东阳.李东阳集[M].周寅宾,2013,1983.[10]高叶青.关中地区古代书院概况及功能探微:以书院藏书与刻书功能为主[J].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社会道学版,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95.[9]顾炎武.顾亭林诗文集[M].华忱之,2006.[8]白新良.中国古代书院发展史[M].天津:天津大学出版社,2015.[7]郭培贵.明史选举志考论[M].北京:中华书局,编校.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等,董平,钱明,2000.[6]王守仁.王阳明全集[M].吴光,10(111):331.[5]张廷玉.明史[M].北京:中华书局,1929,2013.[4]曹松叶.宋元明清书院概况[J].国立中山大学语言历史研究所周刊,1979.[3]曾大兴.中国历代文学家之地理分布[M].北京:商务印书馆,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76.[2]白居易.白居易集[M].顾学颉,贺瑞麟.三原县新志[M].台北: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成为明清关中文学发展不可或缺的一环。参考文献:[1]焦云龙,为科举人才的培养和文学环境的营造创造了条件,相互砥砺,士人聚集讲学,置科举诗文为附,社交礼仪常识大全。在科举应试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书院以读经为主要课程,另一方着意于科举人才的培养,培养士人“躬行礼教”,他们一方面延续关中重视礼教的传统,许多致仕清代关中理学名家云集各地书院,清代关中的书院在数量和规模上均有发展,马理、吕柟、秦伟、杨爵等人。相较明代书院,诸如王恕、王承裕父子,培养了明中期的许多理学名臣,书院内部主要以程朱理学为教学内容,对于改善明清关中地区文教落后的面貌具有一定的积极作用。明初的关中书院由于具有官学相结合的特点,在士人培养、文化普及方面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同官办书院相较更具有灵活性和学术的活力,而明清关中地区书院发展同两个王朝对书院认识和扶持直接相关。同时相对独立的民间书院也有一定发展,书院的数量、规模和影响力远不及江南地区。江南地区书院的发展具有明显的自发性特征,明清关中经济与文教大为落后,士习丕变。”[17]五、结语相较汉唐,鼓荡摩厉,一再举行,“三月之内,环阶席而侍听者几千人”,“德绅、名贤、进士、举贡、文学、子衿之众,主讲关中书院时“阿抚军席熙暨三司迎候于书院之翼室”,在其拟定的《关中书院会约》中的《儒行》《会约》《学程》诸条都有明确的规定。李二曲讲学的宗旨和实践活动对改良清初关中士风民风起了重大的作用,岂不尤为可忧。”[17]李二曲把自己的这些讲学主张落实到关中书院的讲学过程中,其病更甚于不讲,自欺欺人,若口讲路程而身不起程,不容不讲明路程,如欲往长安,讲而不行尤可忧。小学生礼仪知识大全。盖讲学本为躬行,则不可一日不讲。”[17]他又说:“学之不讲固可忧,诚肯着实躬行,认为:“人患不着实躬行,继承关学躬行实践的学风,息则元气索而生机漓矣!”[17]李二曲的讲学反对空谈,不可一日息焉者也,宇宙之元气,莫不由此。此生人之命脉,为下为民,为上为德,全在讲学,全在讲学;旋乾转坤,全在讲学;拨乱返治,全在讲学;移风易俗,即有此理。”[17]在《匡时要务》中讲到:“立人达人,体此理。人人有此心,惟在明此心,而可以言教化者也。然教化不在空谈义理,未有教化不行于学校,认为讲学为培养士人元气的重要途径。李二曲说:“教化必自学校始,他们对士人的气节尤为重视,同时以“关中三李”为代表的士人成为遗民,如李念慈、王又旦等人,一部分士人走上和清朝合作道路,面临是否和新朝合作关中士人出现分化,书院在关中士人这一风气的形成过程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明清易代,不如不讲”(《都门语录》),“讲学而不躬行,而非学者多借躬行为口实”,“讲学原为躬行,笃行践履”的精神贯彻于讲学之中,他把关学“经世致用,以蹈乡原之弊”(《都门语录》),切不可同流合污,冯从吾认为“讲学全要砥节励行,至于无忌惮”(《正俗俗言》)。针对这一形式,使肆者益,百方左袒之,而百方狎溺之,使敬者必至于无所容。明知肆之非,百方吹求之,而百方嫉忌之,“秦俗明知敬之是,而弟子多受其损”(《正俗俗言》),如此则师复受其益,诋毁之务底于败,羽翼之务底于成。秦俗则争讥笑之,大家必称赞之,莫大于成人之美。南人每见人行一好事,“世间最有功德事,倡之者当自士大夫始。”[27]他针对当时关中士人的不端风气提出严厉批评,而返薄还厚,系士风厚薄,他认为:“世道污隆,非常重视士风,重气节也是明代关学的一个特征。冯从吾在讲学和著述过程中,因而,视先生当愧死矣”[20],耽耽以气节自多者,铿鍧一代不偶也。彼世之浅衷寡蓄,完名全杰,百折不回,以故鼎镬汤火,其所涵养者诚深,展拓胸次,初终不贰;磨礲精光,富平的杨爵更是以气节闻名。冯从吾说杨爵“险夷如一,雒、张二人并因此丧身。后来,皆因上疏谏议而遭受廷杖,如马理、雒昂与张原等人,故“其门下多以气节著”,不为空谈,崇尚气节,遂建弘道书院。王恕、王承裕父子的讲学,僧舍容纳不下,从而开创了三原学派。后来由于学者众多,马理、秦伟、雒昂等人皆从之游,取名为“学道书堂”,王承裕先是在僧舍讲学,便陪王恕返乡。回乡后,未出仕,而其子王承裕亦于这一年中进士,王恕由吏部尚书致仕,而先生处之益安”[29]。弘治六年(1493),人不堪其忧,约而能足,“有田数百亩以供岁计,以素位隐居穷乡僻壤,毅然辞官归里,为不卷入新旧党派之争,而又加之学问者也。”[18]关中士人这种崇尚节操的精神在张载身上就已有体现。张载和王安石政见不合,风土之厚,三原又其别派也。其门下多以气节著,黄宗羲在《明儒学案》中曾说:“关学大概宗薛氏,书院的这一职能尤显重要。关中士人大都砥砺节操,人品弥下。”[9]结合明清世风日下的现实,莫甚于辛亥。”[5]顾炎武考察清初士风时也说:“三十年之间而世道弥衰,而群臣水火之争,间留一二以挠察典,阁臣有所徇庇,相比看做人的基本礼貌常识。以挂察典为终身之玷。至万历时,士大夫廉耻自重,《明史·选举志》曾记述明中后期士风的变化:“弘、正、嘉、隆间,也受制于一定时期士群体的存在方式、生存状态、士人生活的组织方式等影响。士风关乎世运,足以淑身化俗。”[28]士风既受制于既有模式,不染浮嚣近利习气,恂恂乡党,次者亦能圭璧饬躬,储为国家桢干之才,期于体用兼备,明习时务,博古通今,砥厉名节,维持世风。上者阐明圣道,窃欲鼓舞士类,清末的张之洞在《请颁广雅书院匾额折》中表达了设立书院的宗旨:“设立书院之举,不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士绅创建与修复书院都与他们施行教化、化民成俗的理想与追求理想不可分割,民间儒者通过书院来实现自己的这一抱负。主持书院的儒者历来重视对士人精神的塑造和士风的培养,自宋以来,也以善俗作为自己的责任,这些科举工具书对书院士子的应试和推动关中科举发展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四、书院与文人之风气儒者的经世实践包括推行教化、兴起人才。宋、元以降的理学之士,史祐撰《论文枕秘》等,顾南雅评选《律赋必以集》,如孙景烈撰《四书讲义》,关中书院还自己刊刻考试类书籍,以帮助学子们学习律诗之作法。此外,都是道光年间关中书院选辑优秀应举诗刊行的,吴锡岱等辑《关中书院课士诗》,李应台、谷逢钧等撰稿的《关中书院课士赋》,主要是针对门人完成的科举考试文本进行详注、点评和指导。柏景伟为士子选编《关中书院课艺》,包括《关中课士试帖(诗)详注》2册、《关中课士律赋笺注》3册、《时艺引》3册;另有《文艺金针》1册、《试帖准绳》2册、《试赋准绳》2册,他所编的《训蒙草》多用以对士子进行严格的八股文训练。路德的课试类著作还有《关中课士诗赋注》,俗师奉为圭臬”[16],所选时艺一时风行,“弟子著录千数百人,具有专门名家之学,不事偏倚。”在八股文、试帖诗、律赋等方面,为治心立身为本。生平研经耽道,不嗜利,讲求实用为主。尤以不外求,清乾隆时以避讳改为“宏道书院”。、象峰、对峰各书院。“教人专以自反身心,根据题意和文章内容可写成四股或六股。路德历主关中、宏道即“弘道书院”,亦可有变化,撰写特定资料。八股文程序中成股的文字一般以八股为例程,所著有《蒲编堂书目》《唾余稿》等。等。书院中以科举文体八股文为教学主要内容,后迁御史、淮海道,任福建乡试副考官,授翰林院编修,道光十六年二甲进士26名,号筱洲,字子端,路德长子,著有《柽华馆诗文集》《仁在堂时艺》等。路德与其子孙路慎庄、路慎皋、路桓、路峙五人先后皆中进士。路慎庄,选翰林院庶吉士,号鹭洲。清嘉庆十四年(1809)中二甲进士77名,字润生,陕西乾县人。、路德路德(1784~1851),咸丰二年(1852)壬子恩科进士,谥“文介”。、吴锡岱吴锡岱,1892年卒后追赠太子少保,1885年授东阁大学士,晋协办大学士,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1883年充军机大臣,1882年调任户部尚书,山东巡抚等,署山东盐运使,署布政使,湖北按察使,历任户部主事,道光二十五年(1845)中进士,有“救时宰相”之称,是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理财专家,为官清廉耿介,清光绪皇帝时东阁大学士,清代陕西朝邑县(今大荔县)人,字丹初,为清王朝开国后陕西第一个状元。、阎敬铭阎敬铭(1817~1892),殿试中魁首,会试中进士,陕西韩城人。乾隆二十六年(1761),别号畏堂,号惺园,字伟人,一时称盛事焉”[25]。培养出的进士有王杰王杰,关中乡会中式膺馆选者大半皆书院之士,不数载,日有课,俾潜心教学。共获观摩。旬有试,延致经师江宁戴进士祖启主席其间。复于通省生徒中选其有德造者,因重事修建,即念移风易俗教化为先,巡抚毕沅莅任伊始,如焦源溥、祝万龄、党还醇等。清代“(乾隆)三十六年,从关中书院产生许多进士,即关中书院亦当与白鹿、岳麓并名不朽矣。余不与有荣施也哉!”[27]明代关中书院的科举教学水平比较高,而名与天壤俱敝。宁直诸君不负科名,则业与名世争流,使郿坞子厚、蓝田四吕、高陵仲木再见于今日,而即科第亦足见书院讲学之益。惟诸君不以一时科第自多而以圣贤有本之学自勉,固不专为科第,即讲明理学与支持科举:“虽然书院之讲,互相雄长”[26]。冯从吾在建关中书院之初就明确提出书院职能有二,南北主盟,东林、江右、关中、徽州,明清“海内书院最盛者四,使关中书院很快成为全国闻名的学术传播中心和人才培养机构之一。《徽州府志》记载,制定严格的学规校纪,发扬务实的教学风格,他聘请名流学者共执教席,并取名关中书院。冯从吾十分注重书院的建设与发展,当即商定把寺东的小悉园作为冯从吾讲学的学堂,见数千人挤在狭小的寺院内十分拥挤,参正熊应占、关洪学等慕名来宝庆寺参加会讲,按察使李天麟,一时称“关西夫子”。万历三十七年(1609)陕西布政使汪可受,门下士多至千余人,从者如流,与朋友萧茂才诸人在长安城南门内的宝庆寺讲学,罢官归陕,得罪明神宗,冯从吾因抗疏谏诤,以为邦家他日之用”[1]。万历二十七年(1599),成其卓异之才,措斯民于平康仁寿之域,看着做人的70个基本礼仪。俾吾乡为诗书礼乐之区,择师选士加意教养,以兴起斯文为己任,必能体二君之心,盖有为有守之士,“济南马君龙以名进士来吾邑,还组织诸如文会、诗会、酒会、茶会、舫会、会课、课艺、考课、作文、经史会、史学会、理学会、古文词会、昭代典故会等等与教学活动相关的各种会事。三原学古书院于弘治元年(1488)复建,根据分定课程进行“讲解”、学习之外,书院除了“升堂会讲”,即强调培养人才方面要德业和功业并重。在讲会盛行之世,廊庙藩郡之名臣循吏”,科场之杰士,则州县之余亦安用此为哉[15]?李东阳在该记中指出书院在培养人才方面的两大职责:“至于圣贤之域”和“黉校之良材,而莫知所以学,将暴白于天下无疑矣。苟视为美观文具,可计日以俟。而古之所为正学者,廊庙藩郡之名臣循吏,科场之杰士,则为黉校之良材,而旁歧不惑,学必于此,而他业不迁,居必于此,朋从而丽泽,尚一志百力,为之学者,以求至于圣贤之域。其教之不厌乎详如此,跻攀有等,使趋向有途,为之标的绳准以示之,为养蒙储俊之计,其督学州郡有成效矣。兹又聚徒置院,任兴教作人之寄,为关中正学书院作记曰:杨君(杨一清)受命分省,考课以诗、古文、词、八股、试帖、策论、杂著。”[25]弘治九年(1496)李东阳应杨一清之请,掌庶务;斋长二人。教法以经史子集,掌教事;监院一人,荐其贤能”的职责。关中书院规制曰:“院长一人,也不否认书院的“乡举里选,知修齐之理”的同时,在强调书院的“明纲常之道,千载垂名。”[24]王恕作为当时关中理学大家,皆由此出,辅政公卿,达于大廷。牧民守宰,进于宗伯,荐其贤能,尤贵力行。乡举里选,匪徒知之,义理自明,讲道穷经。工夫既到,实萃群英。隆师亲友,明朝的弘道书院和关中书院在应举士人的培养方面发挥了尤为关键的作用。王恕在《弘道书院箴》中曰:“维兹书院,也高于其后的4.34%[23]。从上述统计数据中可以看出书院的发展与科举的兴盛成正比关系,远高于弘治之前的3.30%,与江西并列全国第一。弘治、正德年间关陇地区进士占全国比例5.07%,陕西新建与修复书院数量是14所,在全国列第四。而在关陇文人崛起的弘治时期,仅次于江西、福建、湖北三省,关陇地区新建和修复书院的数量为16所,杨一清在陕期间,已是明朝的一种普遍共识。根据师海军统计,说明将书院视为谈经课士、准备科举的教学机关,与催耕促织何异?”[22]凡此种种,而又为书院以课督之,有科举以劝之,有庠序以联之,士之田也,在书院大谈科举之学。甚至有人将书院比作农夫耕田:“夫学,而关中之学益大显明于天下。”[20]三、书院与科举明人主张圣学、举业合一,一时学者翕然向风,钧天并奏,则成就了明代关学发展的第一次高峰。冯从吾在《关学编·自序》中说:“光禄(马理)与宗伯(吕柟)司马金石相宣,马理与高陵吕柟的往来讲学,其中以马理、秦伟、雒昂、张原、李伸、赵瀛等人尤为有名。而在王承裕之后,而致泽之道不可不讲也。’”[21]弘道书院为关中地区培养了大量的理学人才。《弘道书院出身题名》著录有42人,彝伦之不可不笃,衔科名之谓也。礼仪之不可不知,张澜在重修蒲城学宫记中亦记:“余蹙然曰:‘建学非仅教人寻章句,并“执礼如横渠”[20]。此外,时自习其节度”,弟子马理亦“特好古仪礼,受其影响,“三原士风民俗为之一变”,正是由于王承裕对礼教的重视,以礼教化乡人。据说,并刊布《蓝田吕氏乡约》《乡仪》等书,终身由之”[20],而且他本人也“自始学好礼,必令率礼而行”[20]。可见王承裕对礼教的重视。王承裕不仅要求诸生学礼,“凡弟子家冠、婚、丧、祭,以此为先”[19]。王承裕在弘道书院的讲学也继承了关学的这一学风。他为弘道书院所定学规中就有“学礼”一项,“关中之学,皆以躬行礼教为本。”[18]清初的张履祥也说“礼为立身之干”,一直以来都是关中的学风传统。如明末刘宗周说:做人的150个基本礼仪。“关学世有渊源,弘道书院还非常重视礼教。以礼教人自北宋张载开始,成为明清文学发展不可或缺的一环。于读经之外,为科举人才的培养和文学环境的营造创造了条件,增强了他们的凝聚力与认同感,共进于道,质疑问难,融洽相处,以鼓昏惰”[17]。书院成员群居共学,从容朗诵,《出师表》《归去来辞》《正气歌》《却聘书》,如汉魏古风,择诗文之痛快醒发者,遇精神懒散,在“申酉之交,所读之书为《四书》《四书注》《四书大全》《大学衍义》《大学衍义补》,即此是学”[15]。清初李二曲主讲关中书院所定《关中书院会约》与冯从吾所定之约相仿,诚意何等恳至,气象何等从容,必使反之而后和之,以畅涤襟怀。子与人歌而善,愿歌诗者歌诗数首,其相与当以崇真尚简为主。务戒空谈”。“一坐久兴到,其所列书目“当以《四书》《五经》《性理》《通鉴》《小学》《近思录》为主,对前来就学学生的学习内容进行了规定。冯从吾在关中书院宝庆寺讲学时就订了《宝庆寺学会约》,咸有矩矱”[16],以及会食、归宁,“自明德、学道、游艺,王承裕为书院立教条二十,受众弟子之请,置科举诗文为附。弘道书院建成后,这实际上是士人对现实关切的一种表现。关中的书院大都以读经为主要课程,教化民众,培育人才,归里后主讲书院,都有强烈的经世意识,思造士以济时艰。”[16]上述诸人大都有仕宦经历,主泾干、味经、关中各书院,咸丰五年举人,陕西长安人,字子俊,讲求实用为主。”[16]“柏景伟,教人专以自反身心,散馆授户部主事。历主关中、宏道、象峰、对峰各书院,改翰林院庶吉士,嘉庆十四年进士,陕西周至人,字闰生,知县余赓飏请主学古书院。”[16]“路德,仍与于瑛、树椿讲学不辍。乱定归里,颠沛之中,避地绛州,关中乱,恩贡生。同治元年,陕西三原人,字角生,嘉庆三年举人。迭主潼川华原书院。”[16]“贺瑞麟,陕西朝邑人,字时斋,多所造就。”[16]“李元春,以艰归。”“归里主兰山书院,调南充,补什邡县,出为四川知县,惟绍攽一人而已。’寻以朝考第一,切实用力者,其刊落浮华,亲老未就。兰生谓:‘关中人士,举绍攽博学鸿词,视学关中,雍正十一年拔贡生。时交河王兰生以李光地高弟,陕西三原人,字继贡,多所成就。”[16]“刘绍攽,擢吏部主事。”“先后主讲临潼、渭南、华阴、望都、解州、运城诸书院,有惠政,广东兴业、陆川知县。所至以经术饰吏治,历官山西五寨,陕西临潼人。乾隆三十三年进士,字岱宗,虽盛暑必肃衣冠。”[16]“王巡泰,后复主鄠县明道书院。日与生徒讲性命之学,尹继善先后延主关中兰山书院,陈宏谋,“及放归,以言事放归”,散馆受检讨,改翰林院庶吉士,乾隆四年进士,陕西武功人,字孟扬,互相发明”[16]。“孙景烈,使表里参伍,说经必贯以史,以著思诚之体。其论学必绾以经,而断之于审几,次论有守有为之义,因笃首发横渠以礼教人之旨,岐山令及淳化宋振麟等请讲学于朝阳书院,致力于传习儒家经典。李因笃“归后,表彰文章,阐扬经史,以畅涤襟怀”[15]。后来关中士人中杰出者主讲书院,歌诗数首,诸生“愿歌诗者,在讲学之余,从学者达五千余人,冯从吾任山长。关中书院一时“同志川至云集”,陕西布政使汪可受、按察使李天麟等一批官员同冯从吾在宝庆寺东边的“小悉园”所建关中书院为明代关中书院最为有名者。书院首请冯从吾、周淑远等名流主讲,因王之士号秦关而得名。万历十三年(1609),是知县梁一道为博士王之士建,选士群肄之”①。蓝田秦关书院,乃兴正学书院,时士学趋诡异,你看运用。以资诸生诵览。嘉靖中唐龙督学,广收书籍,“建书楼于正学书院,提学王云凤修复陕西西安正学书院,沨沨乎道学之流行也”雍正《陕西通志》卷27。。弘治九年(1496),公时坐堂上督劝之,闻风踵至,时西安、凤翔诸生,规约大率与白鹿、睢阳类,赵文杰为之师,“择士子充于中以训导,提学杨一清建立武功绿野书院,关中地区以书院为基础的讲学之风亦逐渐流行开来。弘治八年(1495),亲自讲学十余年。在弘道书院建立后不久,进行讲学。三原王承裕告归后创立弘道书院,莫不致力修建书院,所到之处,积极开展学术活动,二人以昌明圣学为己任,学风为之一变,阳明之学和甘泉之学兴起,文人群体的声势也日益壮大。正德以后,士人的交往、结社变得更加频繁,到明清随着书院的增多以及书院活动的频繁开展,自此以后书院成为士人聚集的场所,与其书院生涯直接相关,其理学思想体系的建构和完善,南宋时的朱熹大部分时间是在书院度过的,周敦颐创建的濂溪书堂就已成为其传播理学思想的场所,早在北宋时,书院与理学呈现出逐渐结合之势,也是文人结社较为多见的地方。二、书院与学术自宋元以来,正是结社风气最为活跃的时期;书院最为集中的江西、南直、湖广、广东、福建诸省,清朝著作有126 649部、1卷[13]。何宗美在《明末清初文人结社研究》[14]论及明朝书院在时间和地域分布以及活动方式上与文人结社有一致的地方。书院最兴盛的成化至万历间,明朝著作有部、218 029卷,使得包括文学作品在内的文化典籍的品种和数量不断增长。据近人杨家骆统计,促进了明清文学创作的繁荣,推动了文学创作的发展,学校教育的发展提高了文人的文学修养,是士人日后从事文学创作的重要基础。明清时期,而这些技能和知识为文人自身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思想修养和文学修养,还可以使他们获得儒家文化和传统诗歌的熏陶,是文学创作的准备阶段和启蒙阶段。学校教育不仅是士人获得读书写字的基本技能,促进了文学创作的发展。学校教育是文人文学创作的重要起点和基础,为当时士人从事文学创作奠定了基础,影响到当时的文人活动、文学创作以及文学理论的发展。明清学校教育的发展和普及培养了大量的文人,并以其作品形成典范性的创作标准,一些入阁翰林士人凭借其政治地位成为文学领袖,特别是明朝中后期,其中大批翰林士人以“文学侍从”的身份参与到政治活动中,限制了士人的创作。通过科举制度选拔出士人,但同时也禁锢了士人的思想,提高文学(如诗词)的地位以及丰富士人的创作素材,通过以科举为代表的选士制度的实施为士人提供入仕的机会,通过对学校、书院的管理来规范士人学习的标准,而这3种制度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文人的教育发展、价值观念以及文学创作[12]。具体来说,成为明清时期3种联系密切且影响深远的文化制度,此时的教育制度、科举制度与翰林制度也因此逐步发展并完善,与三原弘道书院共同推动了明朝关中理学的发展。明清的统治者通过对学校、科举以及翰林的管理来加强对文教制度的控制,在武功建绿野书院。这些书院的建立,杨一清还在凤翔府陇州(今陕西陇县)创建岍山书院,而聚徒讲学其间。”[11]此外,合祀横渠、鲁斋及其乡贤杨元甫,亦多造就。后省臣建议为书院,门人吕大钧辈皆得其传。元鲁斋许公来主学事,盖宋横渠张子倡道之地,院在陕之西安,第393页。。明人李东阳《重建正学书院记》载云:“正学书院为道学而作也,光绪十四年刊本,赵奇龄:《永寿县志》,工贾之废业”郑德枢,何异农之失耕,士生其间,学宫灰烬,“永邑七罹寇烽,而何文之”③。甚至有的地方学宫毁于战乱,霜晨雪夜方呵冻不暇,且邑试多在隆冬,风雨猝至则茫然失措,有据阶为几者,房舍实不能容,士千五六百人聚署中,思以次修举废坠而文教为首。值试期,亦亟培之。其实礼仪站姿的基本要求。今予复奉檄承乏,向先君子作宰数岁亟称之,人文地,“朝邑,试院的规模和质量也相对较低。临近的朝邑县情况大致一样,终难严谧”③,上下均劳,搬运饰置,或假书院,或即官衙,则典试者所宜尽心也。白水向无考院。遇岁课试,考试地求肃静,大典也,“考试,第874页。。白水县的情况大致同样,光绪七年刊本,马先登:《同州府续志》,无论都省郡县皆有而试院于邑独缺”饶应祺,试院以取人才。然自学校既设,学校以育人才,“试院与学校为终始,到明朝连试院也“独缺”,有些文教曾经较为发达的地区书院发展在明初也颇为落后。朝邑曾为文化较为发达之地,书院的发展相对滞后,关中地区由于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转移和战乱等原因,这对关中地区文化的普及和士人的培养发挥了巨大作用。明初,且出现民间化的趋势,也有私人创办,这些书院既有官办,有书院71所[10],关中地区书院有34所。清朝关中地区书院进入繁荣发展阶段,其中,但地理分布上依然体现出不均衡的特点,在这一时期均有书院的出现,原来没有书院之设的陕北、陕南,重修、重建的书院3所。明朝陕西书院的地理分布比元朝有了进一步的扩展,其中新建书院47所,明朝时期陕西书院共计50多所,第页。关中书院在弘治(1488~1505)、嘉靖(1522~1566)、隆庆(1567~1572)年间最为兴盛。根据陕西各地方志资料统计,乾隆二十七年刊本,钟研斋:《续耀州志》,耀适如是。”汪灏,余行部至耀,惜哉,督课而已。呜呼,若官舍以收其地之俊秀者,往往侨设于祠宇,惟僻小之区经始为难,郡县之大者亦力为之,以承明诏,自京师及各都会莫不建学延师,而又兼立书院以广教育人材之地。当此之时,屡诏天下以兴学为首务,列圣相传,陕西书院逐渐兴起:“洎乎我朝,书院发展一直处于沉寂状态。成化以后,自洪武至成化将近100年间,达50万人之多[9]。明清关中地区书院的发展同全国大致保持一致,居顾炎武统计,全国各地的生员人数,修复74所[8]。到明朝末期,新建书院58所,平均设学率高达91.5%[7]。洪武到天顺90年间,洪武年间所设立的府学、州学、县学等在地方多达1311所,何哉?所以匡翼夫学校之不逮也。”[6]据有关学者统计,往往复有书院之设,而名区胜地,可谓详且备矣,其于学校之制,专官列职而教育之,群士之秀,咸建庙学,自国都至于郡邑,“惟我皇明,唐宋以来所不及也”[5],无间于下邑荒徼、山陬海涯。此明代学校之盛,重规叠矩,庠声序音,无人而不纳之教,“盖无地而不设之学,弟子无算。教养之法备矣”,皆建儒学。教官四千二百余员,如《明史·选举志》中说“迄明天下府、州、县、卫、所,书院便趋于沉寂。明初重视兴学,后因竭力兴办学校,立洙泗、尼山书院,洪武二年十月。明代初沿元旧制,学校为本。”《太祖实录》,不会做人十种表现。教化为先;教化之道,把发展文教视为其治国之本:“治国之要,统治者更深刻地领会到文教管理的作用,随着君主专制统治的加强,以江西、湖南、浙江、安徽、江苏和福建、广东等地为最多[3]。明清时期,因而这一阶段的书院,还有珠江流域,除了长江中下流域,南方经济最繁庶的地方,以江西、湖南、浙江等地为最多;明清时期,因而这一阶段,南方经济最富庶的地方在长江中下游流域,宋元时期,为总数的83.1%[4]。具体来讲,上述十二省占了1580所,为总数的81.3%。清朝的书院有1 902所,上述十省加上云南、贵州二省占了1 007所,为总数的65.3%。明朝有书院1239所,上述十省占了181所,为总数的96.5%。元朝有书院277所,其中江苏、安徽、湖南、湖北、四川、江西、浙江、福建、广东、广西便占了383所,宋朝有书院397所,中国的书院也以南方居多。据统计,中国的经济重心稳定在南方,宋朝及以后的元、明、清各朝,促使中国的私学教育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书院教育蓬勃兴起,书院的建设与发展又培养了一代代文人才俊。这就使我们研究书院与文学的关系有了一个基本的立足点。一、明清关中地区书院的复兴自宋代开始,反过来,其刻书事业也颇兴盛[3]。书院的建设与发展有赖于文人学者的倡导与推动,也就是文化繁荣的地区;而大凡学术文化繁荣的地区,凡书院发达的地区,有助于受教育者奠定坚实的知识基础。宋、元、明三朝,书院就扮演了这样的角色。良好的教育环境无疑会给文学人才提供浓郁的学习氛围和相应的学习条件,在明清,这一切都需要经济的支撑,而后教之。”[2]兴办学校、延请教师、建立刻坊、出版图书,而后富之;既富矣,同中国历史上经济的发展基本同步。白居易《策林·四》引孔子之言云:“臣闻仲尼之训也:既庶矣,所以化民善俗而成才者也。”[1]书院在唐代以来逐渐兴盛,王恕在《学古书院记》中谈到:“书院乃儒生讲学明伦之所,它在人才培养、移风易俗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1978.

★惠及亿万工会干部及职工的实用娱乐策划书

★优秀的文体活动组织策划大揭秘,1978.

★组织文体娱乐活动的绝佳“小助手”“小字典”

本书由多年从事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亳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教授张鹏飞老师编著。

书院是由古代私人讲学而发展起来的一种有组织的教育机构,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8.[29]张载.张载集[M].章锡琛,李秉新.张之洞全集[M].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孙华峰,1993.[28]苑书义,1975.[27]冯从吾.少墟集[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赵吉士.徽州府志[M].台北: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1934.[26]丁廷楗,1997.[25]宋伯鲁.续修陕西省通志稿[M].西安:陕西省通志馆,41(1).[24]王恕.王端毅公文集[C]//四库全书存目丛书编纂委员会.四库全书存目丛书:集部三六.济南:齐鲁书社,2011,张坤.教育、科举的发展与关陇作家群的兴起——明代中期关陇作家群形成原因探析之一[J].西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67.[23]师海军,修谢俨.云南府志.台北: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张毓碧,1976.[22]黄琮.修建五年华书院记[C]//范承勋,1987.[21]张心镜.蒲城县志[M].台北: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点校.北京:中华书局,徐兴海,2002.[20]冯从吾.关学编[M].陈俊民,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5.[19]张履祥.杨园先生全集[M].陈祖武,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96.[18]黄宗羲.明儒学案[M].沈芝盈,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7.[17]李颙.二曲集[M].陈俊民,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69.[16]佚名.清史列传[M].王钟翰,陆耀遹.咸宁县志[M].台北: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2003.[15]高廷法,4(7):2227.[14]何宗美.明末清初文人结社研究[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1946,2010.[13]杨家骆.中国古今著作名数之统计[J].新中华,1984.[12]王红.明清文化体制与文学关系研究[M].成都:巴蜀书社,点校.长沙:岳麓书社,33(2):4146.[11]李东阳.李东阳集[M].周寅宾,2013,1983.[10]高叶青.关中地区古代书院概况及功能探微:以书院藏书与刻书功能为主[J].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社会道学版,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95.[9]顾炎武.顾亭林诗文集[M].华忱之,2006.[8]白新良.中国古代书院发展史[M].天津:天津大学出版社,2015.[7]郭培贵.明史选举志考论[M].北京:中华书局,编校.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等,董平,钱明,2000.[6]王守仁.王阳明全集[M].吴光,10(111):331.[5]张廷玉.明史[M].北京:中华书局,1929,2013.[4]曹松叶.宋元明清书院概况[J].国立中山大学语言历史研究所周刊,1979.[3]曾大兴.中国历代文学家之地理分布[M].北京:商务印书馆,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76.[2]白居易.白居易集[M].顾学颉,贺瑞麟.三原县新志[M].台北: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成为明清关中文学发展不可或缺的一环。参考文献:[1]焦云龙,为科举人才的培养和文学环境的营造创造了条件,相互砥砺,士人聚集讲学,置科举诗文为附,在科举应试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书院以读经为主要课程,另一方着意于科举人才的培养,礼貌礼仪的基本知识。培养士人“躬行礼教”,他们一方面延续关中重视礼教的传统,许多致仕清代关中理学名家云集各地书院,清代关中的书院在数量和规模上均有发展,马理、吕柟、秦伟、杨爵等人。相较明代书院,诸如王恕、王承裕父子,培养了明中期的许多理学名臣,书院内部主要以程朱理学为教学内容,对于改善明清关中地区文教落后的面貌具有一定的积极作用。明初的关中书院由于具有官学相结合的特点,在士人培养、文化普及方面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同官办书院相较更具有灵活性和学术的活力,而明清关中地区书院发展同两个王朝对书院认识和扶持直接相关。同时相对独立的民间书院也有一定发展,书院的数量、规模和影响力远不及江南地区。江南地区书院的发展具有明显的自发性特征,明清关中经济与文教大为落后,士习丕变。”[17]五、结语相较汉唐,鼓荡摩厉,一再举行,“三月之内,环阶席而侍听者几千人”,“德绅、名贤、进士、举贡、文学、子衿之众,主讲关中书院时“阿抚军席熙暨三司迎候于书院之翼室”,在其拟定的《关中书院会约》中的《儒行》《会约》《学程》诸条都有明确的规定。李二曲讲学的宗旨和实践活动对改良清初关中士风民风起了重大的作用,岂不尤为可忧。”[17]李二曲把自己的这些讲学主张落实到关中书院的讲学过程中,其病更甚于不讲,自欺欺人,若口讲路程而身不起程,不容不讲明路程,如欲往长安,讲而不行尤可忧。盖讲学本为躬行,则不可一日不讲。”[17]他又说:“学之不讲固可忧,诚肯着实躬行,认为:“人患不着实躬行,继承关学躬行实践的学风,息则元气索而生机漓矣!”[17]李二曲的讲学反对空谈,不可一日息焉者也,宇宙之元气,莫不由此。此生人之命脉,为下为民,为上为德,全在讲学,全在讲学;旋乾转坤,全在讲学;拨乱返治,全在讲学;移风易俗,即有此理。”[17]在《匡时要务》中讲到:“立人达人,体此理。人人有此心,惟在明此心,而可以言教化者也。然教化不在空谈义理,未有教化不行于学校,认为讲学为培养士人元气的重要途径。李二曲说:“教化必自学校始,他们对士人的气节尤为重视,同时以“关中三李”为代表的士人成为遗民,如李念慈、王又旦等人,一部分士人走上和清朝合作道路,面临是否和新朝合作关中士人出现分化,书院在关中士人这一风气的形成过程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明清易代,不如不讲”(《都门语录》),“讲学而不躬行,而非学者多借躬行为口实”,“讲学原为躬行,笃行践履”的精神贯彻于讲学之中,他把关学“经世致用,以蹈乡原之弊”(《都门语录》),切不可同流合污,冯从吾认为“讲学全要砥节励行,至于无忌惮”(《正俗俗言》)。针对这一形式,使肆者益,百方左袒之,而百方狎溺之,使敬者必至于无所容。明知肆之非,百方吹求之,而百方嫉忌之,“秦俗明知敬之是,而弟子多受其损”(《正俗俗言》),如此则师复受其益,诋毁之务底于败,羽翼之务底于成。秦俗则争讥笑之,大家必称赞之,莫大于成人之美。南人每见人行一好事,“世间最有功德事,倡之者当自士大夫始。”[27]他针对当时关中士人的不端风气提出严厉批评,而返薄还厚,系士风厚薄,他认为:“世道污隆,非常重视士风,重气节也是明代关学的一个特征。冯从吾在讲学和著述过程中,因而,视先生当愧死矣”[20],耽耽以气节自多者,其实逐步将科普知识运用到日常生活中。铿鍧一代不偶也。彼世之浅衷寡蓄,完名全杰,百折不回,以故鼎镬汤火,其所涵养者诚深,展拓胸次,初终不贰;磨礲精光,富平的杨爵更是以气节闻名。冯从吾说杨爵“险夷如一,雒、张二人并因此丧身。后来,皆因上疏谏议而遭受廷杖,如马理、雒昂与张原等人,故“其门下多以气节著”,不为空谈,崇尚气节,遂建弘道书院。王恕、王承裕父子的讲学,僧舍容纳不下,从而开创了三原学派。后来由于学者众多,马理、秦伟、雒昂等人皆从之游,取名为“学道书堂”,王承裕先是在僧舍讲学,便陪王恕返乡。回乡后,未出仕,而其子王承裕亦于这一年中进士,王恕由吏部尚书致仕,而先生处之益安”[29]。弘治六年(1493),人不堪其忧,约而能足,“有田数百亩以供岁计,以素位隐居穷乡僻壤,毅然辞官归里,为不卷入新旧党派之争,而又加之学问者也。”[18]关中士人这种崇尚节操的精神在张载身上就已有体现。看看看透人心的110个技巧。张载和王安石政见不合,风土之厚,三原又其别派也。其门下多以气节著,黄宗羲在《明儒学案》中曾说:“关学大概宗薛氏,书院的这一职能尤显重要。关中士人大都砥砺节操,人品弥下。”[9]结合明清世风日下的现实,莫甚于辛亥。”[5]顾炎武考察清初士风时也说:“三十年之间而世道弥衰,而群臣水火之争,间留一二以挠察典,阁臣有所徇庇,以挂察典为终身之玷。至万历时,士大夫廉耻自重,《明史·选举志》曾记述明中后期士风的变化:“弘、正、嘉、隆间,也受制于一定时期士群体的存在方式、生存状态、士人生活的组织方式等影响。士风关乎世运,足以淑身化俗。”[28]士风既受制于既有模式,不染浮嚣近利习气,恂恂乡党,次者亦能圭璧饬躬,储为国家桢干之才,期于体用兼备,明习时务,博古通今,砥厉名节,维持世风。上者阐明圣道,窃欲鼓舞士类,清末的张之洞在《请颁广雅书院匾额折》中表达了设立书院的宗旨:“设立书院之举,不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士绅创建与修复书院都与他们施行教化、化民成俗的理想与追求理想不可分割,民间儒者通过书院来实现自己的这一抱负。主持书院的儒者历来重视对士人精神的塑造和士风的培养,自宋以来,也以善俗作为自己的责任,这些科举工具书对书院士子的应试和推动关中科举发展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四、书院与文人之风气儒者的经世实践包括推行教化、兴起人才。宋、元以降的理学之士,史祐撰《论文枕秘》等,顾南雅评选《律赋必以集》,如孙景烈撰《四书讲义》,关中书院还自己刊刻考试类书籍,以帮助学子们学习律诗之作法。此外,都是道光年间关中书院选辑优秀应举诗刊行的,吴锡岱等辑《关中书院课士诗》,李应台、谷逢钧等撰稿的《关中书院课士赋》,主要是针对门人完成的科举考试文本进行详注、点评和指导。柏景伟为士子选编《关中书院课艺》,包括《关中课士试帖(诗)详注》2册、《关中课士律赋笺注》3册、《时艺引》3册;另有《文艺金针》1册、《试帖准绳》2册、《试赋准绳》2册,他所编的《训蒙草》多用以对士子进行严格的八股文训练。路德的课试类著作还有《关中课士诗赋注》,俗师奉为圭臬”[16],所选时艺一时风行,“弟子著录千数百人,具有专门名家之学,不事偏倚。”在八股文、试帖诗、律赋等方面,为治心立身为本。生平研经耽道,不嗜利,讲求实用为主。尤以不外求,清乾隆时以避讳改为“宏道书院”。、象峰、对峰各书院。“教人专以自反身心,根据题意和文章内容可写成四股或六股。路德历主关中、宏道即“弘道书院”,亦可有变化,撰写特定资料。八股文程序中成股的文字一般以八股为例程,所著有《蒲编堂书目》《唾余稿》等。等。书院中以科举文体八股文为教学主要内容,后迁御史、淮海道,任福建乡试副考官,授翰林院编修,道光十六年二甲进士26名,号筱洲,字子端,路德长子,著有《柽华馆诗文集》《仁在堂时艺》等。路德与其子孙路慎庄、路慎皋、路桓、路峙五人先后皆中进士。路慎庄,选翰林院庶吉士,号鹭洲。清嘉庆十四年(1809)中二甲进士77名,字润生,陕西乾县人。、路德路德(1784~1851),咸丰二年(1852)壬子恩科进士,谥“文介”。、吴锡岱吴锡岱,1892年卒后追赠太子少保,1885年授东阁大学士,晋协办大学士,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1883年充军机大臣,1882年调任户部尚书,山东巡抚等,署山东盐运使,署布政使,湖北按察使,历任户部主事,道光二十五年(1845)中进士,有“救时宰相”之称,是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理财专家,为官清廉耿介,清光绪皇帝时东阁大学士,清代陕西朝邑县(今大荔县)人,字丹初,为清王朝开国后陕西第一个状元。、阎敬铭阎敬铭(1817~1892),殿试中魁首,会试中进士,陕西韩城人。乾隆二十六年(1761),别号畏堂,号惺园,字伟人,一时称盛事焉”[25]。培养出的进士有王杰王杰,关中乡会中式膺馆选者大半皆书院之士,不数载,日有课,俾潜心教学。共获观摩。旬有试,延致经师江宁戴进士祖启主席其间。复于通省生徒中选其有德造者,因重事修建,即念移风易俗教化为先,巡抚毕沅莅任伊始,如焦源溥、祝万龄、党还醇等。清代“(乾隆)三十六年,从关中书院产生许多进士,即关中书院亦当与白鹿、岳麓并名不朽矣。余不与有荣施也哉!”[27]明代关中书院的科举教学水平比较高,而名与天壤俱敝。宁直诸君不负科名,则业与名世争流,使郿坞子厚、蓝田四吕、高陵仲木再见于今日,而即科第亦足见书院讲学之益。礼貌礼仪的基本知识。惟诸君不以一时科第自多而以圣贤有本之学自勉,固不专为科第,即讲明理学与支持科举:“虽然书院之讲,互相雄长”[26]。冯从吾在建关中书院之初就明确提出书院职能有二,南北主盟,东林、江右、关中、徽州,明清“海内书院最盛者四,使关中书院很快成为全国闻名的学术传播中心和人才培养机构之一。《徽州府志》记载,制定严格的学规校纪,发扬务实的教学风格,他聘请名流学者共执教席,并取名关中书院。冯从吾十分注重书院的建设与发展,当即商定把寺东的小悉园作为冯从吾讲学的学堂,见数千人挤在狭小的寺院内十分拥挤,参正熊应占、关洪学等慕名来宝庆寺参加会讲,按察使李天麟,一时称“关西夫子”。万历三十七年(1609)陕西布政使汪可受,门下士多至千余人,从者如流,与朋友萧茂才诸人在长安城南门内的宝庆寺讲学,罢官归陕,得罪明神宗,冯从吾因抗疏谏诤,以为邦家他日之用”[1]。万历二十七年(1599),成其卓异之才,措斯民于平康仁寿之域,俾吾乡为诗书礼乐之区,择师选士加意教养,以兴起斯文为己任,必能体二君之心,盖有为有守之士,“济南马君龙以名进士来吾邑,还组织诸如文会、诗会、酒会、茶会、舫会、会课、课艺、考课、作文、经史会、史学会、理学会、古文词会、昭代典故会等等与教学活动相关的各种会事。三原学古书院于弘治元年(1488)复建,根据分定课程进行“讲解”、学习之外,书院除了“升堂会讲”,即强调培养人才方面要德业和功业并重。在讲会盛行之世,廊庙藩郡之名臣循吏”,科场之杰士,则州县之余亦安用此为哉[15]?李东阳在该记中指出书院在培养人才方面的两大职责:“至于圣贤之域”和“黉校之良材,而莫知所以学,将暴白于天下无疑矣。苟视为美观文具,可计日以俟。而古之所为正学者,廊庙藩郡之名臣循吏,科场之杰士,看看逐步将科普知识运用到日常生活中。则为黉校之良材,而旁歧不惑,学必于此,而他业不迁,居必于此,朋从而丽泽,尚一志百力,为之学者,以求至于圣贤之域。其教之不厌乎详如此,跻攀有等,使趋向有途,为之标的绳准以示之,为养蒙储俊之计,其督学州郡有成效矣。兹又聚徒置院,任兴教作人之寄,为关中正学书院作记曰:杨君(杨一清)受命分省,考课以诗、古文、词、八股、试帖、策论、杂著。”[25]弘治九年(1496)李东阳应杨一清之请,掌庶务;斋长二人。教法以经史子集,掌教事;监院一人,荐其贤能”的职责。关中书院规制曰:“院长一人,也不否认书院的“乡举里选,知修齐之理”的同时,在强调书院的“明纲常之道,千载垂名。”[24]王恕作为当时关中理学大家,皆由此出,辅政公卿,达于大廷。牧民守宰,进于宗伯,荐其贤能,尤贵力行。乡举里选,匪徒知之,义理自明,讲道穷经。工夫既到,实萃群英。隆师亲友,明朝的弘道书院和关中书院在应举士人的培养方面发挥了尤为关键的作用。王恕在《弘道书院箴》中曰:“维兹书院,也高于其后的4.34%[23]。从上述统计数据中可以看出书院的发展与科举的兴盛成正比关系,远高于弘治之前的3.30%,与江西并列全国第一。弘治、正德年间关陇地区进士占全国比例5.07%,陕西新建与修复书院数量是14所,在全国列第四。而在关陇文人崛起的弘治时期,仅次于江西、福建、湖北三省,关陇地区新建和修复书院的数量为16所,杨一清在陕期间,已是明朝的一种普遍共识。根据师海军统计,说明将书院视为谈经课士、准备科举的教学机关,与催耕促织何异?”[22]凡此种种,而又为书院以课督之,有科举以劝之,有庠序以联之,士之田也,在书院大谈科举之学。甚至有人将书院比作农夫耕田:“夫学,而关中之学益大显明于天下。”[20]三、书院与科举明人主张圣学、举业合一,一时学者翕然向风,钧天并奏,则成就了明代关学发展的第一次高峰。冯从吾在《关学编·自序》中说:“光禄(马理)与宗伯(吕柟)司马金石相宣,马理与高陵吕柟的往来讲学,其中以马理、秦伟、雒昂、张原、李伸、赵瀛等人尤为有名。而在王承裕之后,而致泽之道不可不讲也。’”[21]弘道书院为关中地区培养了大量的理学人才。《弘道书院出身题名》著录有42人,用到。彝伦之不可不笃,衔科名之谓也。礼仪之不可不知,张澜在重修蒲城学宫记中亦记:“余蹙然曰:‘建学非仅教人寻章句,并“执礼如横渠”[20]。此外,时自习其节度”,弟子马理亦“特好古仪礼,受其影响,“三原士风民俗为之一变”,正是由于王承裕对礼教的重视,以礼教化乡人。据说,并刊布《蓝田吕氏乡约》《乡仪》等书,终身由之”[20],而且他本人也“自始学好礼,必令率礼而行”[20]。可见王承裕对礼教的重视。王承裕不仅要求诸生学礼,“凡弟子家冠、婚、丧、祭,以此为先”[19]。王承裕在弘道书院的讲学也继承了关学的这一学风。他为弘道书院所定学规中就有“学礼”一项,“关中之学,皆以躬行礼教为本。”[18]清初的张履祥也说“礼为立身之干”,一直以来都是关中的学风传统。如明末刘宗周说:“关学世有渊源,弘道书院还非常重视礼教。以礼教人自北宋张载开始,成为明清文学发展不可或缺的一环。于读经之外,为科举人才的培养和文学环境的营造创造了条件,增强了他们的凝聚力与认同感,共进于道,质疑问难,融洽相处,以鼓昏惰”[17]。书院成员群居共学,从容朗诵,《出师表》《归去来辞》《正气歌》《却聘书》,如汉魏古风,择诗文之痛快醒发者,遇精神懒散,在“申酉之交,所读之书为《四书》《四书注》《四书大全》《大学衍义》《大学衍义补》,即此是学”[15]。清初李二曲主讲关中书院所定《关中书院会约》与冯从吾所定之约相仿,诚意何等恳至,气象何等从容,必使反之而后和之,以畅涤襟怀。子与人歌而善,愿歌诗者歌诗数首,其相与当以崇真尚简为主。务戒空谈”。“一坐久兴到,礼仪站姿的基本要求。其所列书目“当以《四书》《五经》《性理》《通鉴》《小学》《近思录》为主,对前来就学学生的学习内容进行了规定。冯从吾在关中书院宝庆寺讲学时就订了《宝庆寺学会约》,咸有矩矱”[16],以及会食、归宁,“自明德、学道、游艺,王承裕为书院立教条二十,受众弟子之请,置科举诗文为附。弘道书院建成后,这实际上是士人对现实关切的一种表现。关中的书院大都以读经为主要课程,教化民众,培育人才,归里后主讲书院,都有强烈的经世意识,思造士以济时艰。”[16]上述诸人大都有仕宦经历,主泾干、味经、关中各书院,咸丰五年举人,陕西长安人,字子俊,讲求实用为主。”[16]“柏景伟,教人专以自反身心,散馆授户部主事。历主关中、宏道、象峰、对峰各书院,改翰林院庶吉士,嘉庆十四年进士,陕西周至人,字闰生,知县余赓飏请主学古书院。”[16]“路德,仍与于瑛、树椿讲学不辍。乱定归里,颠沛之中,避地绛州,关中乱,恩贡生。同治元年,陕西三原人,字角生,嘉庆三年举人。迭主潼川华原书院。”[16]“贺瑞麟,陕西朝邑人,字时斋,多所造就。”[16]“李元春,以艰归。”“归里主兰山书院,调南充,补什邡县,出为四川知县,惟绍攽一人而已。’寻以朝考第一,切实用力者,其刊落浮华,亲老未就。兰生谓:‘关中人士,举绍攽博学鸿词,视学关中,雍正十一年拔贡生。时交河王兰生以李光地高弟,陕西三原人,字继贡,多所成就。”[16]“刘绍攽,擢吏部主事。”“先后主讲临潼、渭南、华阴、望都、解州、运城诸书院,有惠政,广东兴业、陆川知县。所至以经术饰吏治,历官山西五寨,陕西临潼人。乾隆三十三年进士,字岱宗,虽盛暑必肃衣冠。”[16]“王巡泰,后复主鄠县明道书院。日与生徒讲性命之学,尹继善先后延主关中兰山书院,陈宏谋,“及放归,以言事放归”,散馆受检讨,改翰林院庶吉士,乾隆四年进士,陕西武功人,字孟扬,互相发明”[16]。“孙景烈,使表里参伍,说经必贯以史,以著思诚之体。其论学必绾以经,而断之于审几,次论有守有为之义,因笃首发横渠以礼教人之旨,岐山令及淳化宋振麟等请讲学于朝阳书院,致力于传习儒家经典。李因笃“归后,表彰文章,阐扬经史,以畅涤襟怀”[15]。后来关中士人中杰出者主讲书院,歌诗数首,诸生“愿歌诗者,在讲学之余,从学者达五千余人,冯从吾任山长。关中书院一时“同志川至云集”,陕西布政使汪可受、按察使李天麟等一批官员同冯从吾在宝庆寺东边的“小悉园”所建关中书院为明代关中书院最为有名者。书院首请冯从吾、周淑远等名流主讲,因王之士号秦关而得名。万历十三年(1609),是知县梁一道为博士王之士建,选士群肄之”①。蓝田秦关书院,乃兴正学书院,时士学趋诡异,以资诸生诵览。嘉靖中唐龙督学,广收书籍,“建书楼于正学书院,提学王云凤修复陕西西安正学书院,沨沨乎道学之流行也”雍正《陕西通志》卷27。。弘治九年(1496),公时坐堂上督劝之,闻风踵至,时西安、凤翔诸生,规约大率与白鹿、睢阳类,赵文杰为之师,“择士子充于中以训导,提学杨一清建立武功绿野书院,关中地区以书院为基础的讲学之风亦逐渐流行开来。弘治八年(1495),亲自讲学十余年。在弘道书院建立后不久,进行讲学。三原王承裕告归后创立弘道书院,莫不致力修建书院,所到之处,积极开展学术活动,二人以昌明圣学为己任,学风为之一变,阳明之学和甘泉之学兴起,文人群体的声势也日益壮大。正德以后,士人的交往、结社变得更加频繁,到明清随着书院的增多以及书院活动的频繁开展,自此以后书院成为士人聚集的场所,与其书院生涯直接相关,其理学思想体系的建构和完善,南宋时的朱熹大部分时间是在书院度过的,周敦颐创建的濂溪书堂就已成为其传播理学思想的场所,早在北宋时,书院与理学呈现出逐渐结合之势,也是文人结社较为多见的地方。二、书院与学术自宋元以来,正是结社风气最为活跃的时期;书院最为集中的江西、南直、湖广、广东、福建诸省,清朝著作有126 649部、1卷[13]。何宗美在《明末清初文人结社研究》[14]论及明朝书院在时间和地域分布以及活动方式上与文人结社有一致的地方。书院最兴盛的成化至万历间,明朝著作有部、218 029卷,相比看社交礼仪常识大全。使得包括文学作品在内的文化典籍的品种和数量不断增长。据近人杨家骆统计,促进了明清文学创作的繁荣,推动了文学创作的发展,学校教育的发展提高了文人的文学修养,是士人日后从事文学创作的重要基础。明清时期,而这些技能和知识为文人自身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思想修养和文学修养,还可以使他们获得儒家文化和传统诗歌的熏陶,是文学创作的准备阶段和启蒙阶段。学校教育不仅是士人获得读书写字的基本技能,促进了文学创作的发展。学校教育是文人文学创作的重要起点和基础,为当时士人从事文学创作奠定了基础,影响到当时的文人活动、文学创作以及文学理论的发展。明清学校教育的发展和普及培养了大量的文人,并以其作品形成典范性的创作标准,一些入阁翰林士人凭借其政治地位成为文学领袖,特别是明朝中后期,其中大批翰林士人以“文学侍从”的身份参与到政治活动中,限制了士人的创作。通过科举制度选拔出士人,但同时也禁锢了士人的思想,提高文学(如诗词)的地位以及丰富士人的创作素材,通过以科举为代表的选士制度的实施为士人提供入仕的机会,通过对学校、书院的管理来规范士人学习的标准,而这3种制度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文人的教育发展、价值观念以及文学创作[12]。具体来说,成为明清时期3种联系密切且影响深远的文化制度,此时的教育制度、科举制度与翰林制度也因此逐步发展并完善,与三原弘道书院共同推动了明朝关中理学的发展。明清的统治者通过对学校、科举以及翰林的管理来加强对文教制度的控制,在武功建绿野书院。这些书院的建立,杨一清还在凤翔府陇州(今陕西陇县)创建岍山书院,而聚徒讲学其间。”[11]此外,合祀横渠、鲁斋及其乡贤杨元甫,亦多造就。后省臣建议为书院,门人吕大钧辈皆得其传。元鲁斋许公来主学事,盖宋横渠张子倡道之地,院在陕之西安,第393页。。明人李东阳《重建正学书院记》载云:“正学书院为道学而作也,光绪十四年刊本,赵奇龄:《永寿县志》,工贾之废业”郑德枢,何异农之失耕,士生其间,学宫灰烬,“永邑七罹寇烽,而何文之”③。甚至有的地方学宫毁于战乱,霜晨雪夜方呵冻不暇,且邑试多在隆冬,风雨猝至则茫然失措,有据阶为几者,房舍实不能容,士千五六百人聚署中,思以次修举废坠而文教为首。值试期,亦亟培之。今予复奉檄承乏,向先君子作宰数岁亟称之,人文地,“朝邑,试院的规模和质量也相对较低。临近的朝邑县情况大致一样,终难严谧”③,上下均劳,搬运饰置,或假书院,或即官衙,则典试者所宜尽心也。白水向无考院。遇岁课试,考试地求肃静,大典也,“考试,第874页。。白水县的情况大致同样,光绪七年刊本,马先登:《同州府续志》,无论都省郡县皆有而试院于邑独缺”饶应祺,试院以取人才。看看逐步。然自学校既设,学校以育人才,“试院与学校为终始,到明朝连试院也“独缺”,有些文教曾经较为发达的地区书院发展在明初也颇为落后。朝邑曾为文化较为发达之地,书院的发展相对滞后,关中地区由于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转移和战乱等原因,这对关中地区文化的普及和士人的培养发挥了巨大作用。明初,且出现民间化的趋势,也有私人创办,这些书院既有官办,有书院71所[10],关中地区书院有34所。清朝关中地区书院进入繁荣发展阶段,其中,但地理分布上依然体现出不均衡的特点,在这一时期均有书院的出现,原来没有书院之设的陕北、陕南,重修、重建的书院3所。明朝陕西书院的地理分布比元朝有了进一步的扩展,其中新建书院47所,明朝时期陕西书院共计50多所,第页。关中书院在弘治(1488~1505)、嘉靖(1522~1566)、隆庆(1567~1572)年间最为兴盛。根据陕西各地方志资料统计,乾隆二十七年刊本,钟研斋:《续耀州志》,耀适如是。”汪灏,余行部至耀,惜哉,督课而已。呜呼,若官舍以收其地之俊秀者,往往侨设于祠宇,惟僻小之区经始为难,郡县之大者亦力为之,以承明诏,自京师及各都会莫不建学延师,而又兼立书院以广教育人材之地。当此之时,屡诏天下以兴学为首务,列圣相传,陕西书院逐渐兴起:“洎乎我朝,书院发展一直处于沉寂状态。成化以后,自洪武至成化将近100年间,达50万人之多[9]。明清关中地区书院的发展同全国大致保持一致,居顾炎武统计,全国各地的生员人数,修复74所[8]。到明朝末期,新建书院58所,平均设学率高达91.5%[7]。洪武到天顺90年间,洪武年间所设立的府学、州学、县学等在地方多达1311所,何哉?所以匡翼夫学校之不逮也。”[6]据有关学者统计,往往复有书院之设,而名区胜地,可谓详且备矣,其于学校之制,专官列职而教育之,群士之秀,咸建庙学,自国都至于郡邑,“惟我皇明,唐宋以来所不及也”[5],无间于下邑荒徼、山陬海涯。此明代学校之盛,重规叠矩,庠声序音,无人而不纳之教,“盖无地而不设之学,弟子无算。教养之法备矣”,皆建儒学。教官四千二百余员,如《明史·选举志》中说“迄明天下府、州、县、卫、所,书院便趋于沉寂。明初重视兴学,后因竭力兴办学校,立洙泗、尼山书院,洪武二年十月。明代初沿元旧制,学校为本。”《太祖实录》,教化为先;教化之道,把发展文教视为其治国之本:“治国之要,统治者更深刻地领会到文教管理的作用,随着君主专制统治的加强,以江西、湖南、浙江、安徽、江苏和福建、广东等地为最多[3]。明清时期,因而这一阶段的书院,还有珠江流域,除了长江中下流域,南方经济最繁庶的地方,以江西、湖南、浙江等地为最多;明清时期,因而这一阶段,南方经济最富庶的地方在长江中下游流域,宋元时期,为总数的83.1%[4]。具体来讲,上述十二省占了1580所,为总数的81.3%。清朝的书院有1 902所,上述十省加上云南、贵州二省占了1 007所,为总数的65.3%。明朝有书院1239所,上述十省占了181所,为总数的96.5%。元朝有书院277所,其中江苏、安徽、湖南、湖北、四川、江西、浙江、福建、广东、广西便占了383所,宋朝有书院397所,中国的书院也以南方居多。据统计,中国的经济重心稳定在南方,宋朝及以后的元、明、清各朝,促使中国的私学教育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书院教育蓬勃兴起,书院的建设与发展又培养了一代代文人才俊。这就使我们研究书院与文学的关系有了一个基本的立足点。一、明清关中地区书院的复兴自宋代开始,反过来,其刻书事业也颇兴盛[3]。书院的建设与发展有赖于文人学者的倡导与推动,也就是文化繁荣的地区;而大凡学术文化繁荣的地区,凡书院发达的地区,有助于受教育者奠定坚实的知识基础。宋、元、明三朝,科普知识。书院就扮演了这样的角色。良好的教育环境无疑会给文学人才提供浓郁的学习氛围和相应的学习条件,在明清,这一切都需要经济的支撑,而后教之。”[2]兴办学校、延请教师、建立刻坊、出版图书,而后富之;既富矣,同中国历史上经济的发展基本同步。白居易《策林·四》引孔子之言云:“臣闻仲尼之训也:既庶矣,所以化民善俗而成才者也。”[1]书院在唐代以来逐渐兴盛,王恕在《学古书院记》中谈到:“书院乃儒生讲学明伦之所,它在人才培养、移风易俗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来源:长安大学学报·社科版2016年2期

书院是由古代私人讲学而发展起来的一种有组织的教育机构,


看看做人的基本礼貌常识
想知道礼仪站姿的基本要求
小学生礼仪知识大全
你知道幼儿礼仪知识大全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推荐内容